> 人生就是博 >

人生就是博

NEWS

刘奕君|不给反派贴标签:我的角色是有“人生”的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20-05-07 19:23

  由王凯、王鸥、胡军、刘奕君等实力演员领衔主演的跨国追逃经侦题材电视剧《猎狐》于近日空降东方卫视、北京卫视和腾讯、优酷、爱奇艺等平台,热度一路看涨,播出两周就以1.847%的收视率和6.965%的收视份额登顶中国视听大数据排行榜榜首。

  剧中被跨国追缉的终极BOSS、“狡狐”王柏林的饰演者刘奕君也凭借着深厚的表演功底和对人物的精准阐释,成为剧中颇为亮眼的一道风景。在5月1日寻艺榜刚刚刊出的电视剧艺人新媒体指数排行上,他的个人指数达到8.23,位列第6。而剧中一句“哥哥你是天才”的断语,更是让王柏林这一角色瞬间刷爆新浪微博。

  目前《猎狐》已经播出了36集。以善于驾驭人物复杂内心而著称的实力戏骨刘奕君将表面温文儒雅,内心冷酷多智的克瑞制药集团董事长——一个在幕后操纵股市又潜逃海外,和“猎狐小组”周旋八年之久的终极大BOSS王柏林刻画得入木三分。其和“猎狐小组”从国内到海外斗智斗勇,见招拆招的谋略手段、深沉心机,让观众看得直呼过瘾。

  说到对角色的把控,刘奕君用了“敏感、多疑、心狠手辣和狡猾”来总结王柏林的性格特征。“他是在时代浪潮中被金钱和欲望吞没的那类人。他(王柏林)的一生也是在欲望中浮沉挣扎,动荡惊惧并最终付出了惨痛代价的一生。”

  “这个角色身上有恶、有善、有自私。有对自己兄弟的义气,也有对股民的冷酷;有对家人的温情,也有毅然决然、举手无回地狠厉,以及因为这些事情所带来的内心的焦虑和恐惧。我都在不同的点上给体现出来了。比如他沁入骨子里的那种不安全感,我就通过他看窗外世界时的眼神和肢体上的警觉进行了表现。这是一种越有钱越没有安全感的惊惧和恐慌。”

  真实感和复杂性一直是刘奕君塑造的角色能打动观众的原因。他坦言,现实中人的性格是立体的、关系是复杂的、情感是丰富的。在他的表演理念里,无论正面角色还是反面角色,首先是“人”,是人就有“人性”。“每个人身上都是善恶共存的,我会挖掘出他们人性中不同的侧面呈现在观众面前。我的角色是要给观众传达一种警醒的价值观,让他们通过人物的经历和行为,知道什么是不好的不能触碰的,而不是简单地给观众留下一个脸谱化的刻板的坏人印象。”

  为了呈现王柏林性格的多面性,他着力在外部特征上刻画其儒雅文弱的一面,而在处事上则突出了阴狠冷静的一面。

  “我所饰演的角色是站在正面人物对立面的,但即使是光的背面,也有缝隙透过微光。”对待家人的温情和兄弟的义气就是刘奕君给王柏林在狠厉黑暗的人性中投射过去的那束“微光”。面对女儿入学申请没有获批,王柏林会着急、也会想方设法去保护孩子内心的一些东西,所以他会跟女儿美化和解释自己在国内做的那些事情。拥住女儿的那场戏,刘奕君就在肢体动作和表演节奏上多留了时间,用“留白”去呈现人物复杂的内心和情感。

  导演刘新力邀刘奕君出演这个角色,也正是看中了他对人物立体细致的塑造能力。

  “因为之前和导演、主演都合作过,知道这是一个在作品的品质和艺术上都有追求的团队,再加上以前和他们结下的默契和友谊,就接了。”刘奕君表示,“王柏林”也的确是一个富有挑战性的角色。“我在这个人物身上尝试了很多从来没有过的情感表达方式,尽管很难说清楚,但希望让观众感受到角色在不同阶段的起伏变化。有时候表演用嘴是不能完全说明白的,它更多是一种感觉。可能你在某一个瞬间会同情王柏林,会觉得他可怜,为他惋惜。你会有很多感受,因为每个观者的人生阅历是不一样的。人性是深邃的,没有标签和范本……”

  事实上,这并不是刘奕君第一次出演此类角色。在刚刚过去的两年里,他先后在《扶摇》中饰演了觊觎王位又疼爱女儿的国公齐震,在《远大前程》中饰演了冷血狠辣的上海滩风云人物张万霖,在《橙红年代》中饰演了藏锋隐慧、性情凶残的毒枭聂万峰,在《无主之城》中饰演了敏锐自私、最终醒悟的商人陈立……

  即使剧中主角光环环绕,他也总能凭借细腻出色的表演和丰富立体的角色塑造,让所饰演的人物成功突围,吸引住观众的目光。就在去年,他还凭借《远大前程》中张万霖一角再次入围中国电视剧三大行业奖之一的“白玉兰奖”最佳男配角提名。

  谈及自己在这类人物塑造上的经验,刘奕君表示从来不会给“反派角色”打上固定的标签,所以也从不担心饰演的角色会给人雷同的感觉。“每个人物的身份、经历都不同。一百个人就有一百种人生。”

  对于表演,他一直有着更大的艺术追索和现实关照。刘奕君说,他给塑造的每一个角色都赋予了独特的成长和行为轨迹,有完整的“脉络”可循,也就让角色具有了可信度与生命力。

  在他的理念里,好的演员在塑造角色时是一定有思考的,带着他的挖掘和脉络,他的生活,这个角色是有“人生”的。在几场戏里,呈现出来的东西和埋在内里的没有呈现却通过一些意向化传达到的东西,是冰山上和下的关系,是十分之一和十分之九的配比,是一个完整的有机整体。这就要演员预先做好案头功课——人物前史、成长脉络和关系构成。比如王柏林在商场上或许冷酷无情,但他对家庭是有责任感的,对女儿有深切地爱护。“我跟导演建议做一个吊坠一样的饰物,上面的图案是一家三口的手印,这是一个家庭情感维系的标志,让他随身带着。这样的细节能丰富人物的内心和情感。而这个细节也来源于我自己的日常生活体验。”

  刘奕君也承认,揣摩人物的过程并不轻松。表演的挑战与困难从来都是如影随形。“表演是研究人心的学问,人心多难研究啊,瞬息万变。什么叫一念之差,有太多念头了。”

  演员塑造角色从来都不是单纯的去演动作或是演情绪。技巧的东西要有,但更重要的是进入人物,不能只玩行活儿。“观众是聪明的,你下了多少力气他看得出来。你的角色呆板,他看这个人物时心就是凉的,是不能共情的,那这个人物就砸了。”

  在刘奕君看来,塑影的过程就像雕刻。面对一块石头,得先砍出大型再去细细雕琢。人物的特性在哪里,要赋予他鲜活的形象和丰富的人性,要给他寻找出哪几个支点……这些心里都要有本帐。如果说雕刻是释放石头灵魂的过程,那表演就是释放角色灵魂的过程。“我擅长把外界观察或书本阅读中得来的感悟结合自己生活的体验一起融进角色里,一点点赋予他‘人’的精气神,让‘他’逐渐现实、丰盈起来,充满动感。好的演员和他所饰演的角色一定是密不可分、互相成就的。”

  刘奕君说,演员呈现角色可以是当头棒喝的直接,也可以是曲径通幽的婉转。要看你希望观众怎么跟着你进入这个角色,以及进入的程度。也要看情境、看整部作品的气质、看合作演员的表演风格。影视艺术是综合性的表达艺术,除了人物塑造的独特性和丰富性,也要注重团队作品整体风格的同一性。

  “每个人有每个人对表演的认知。我爱这门艺术,也爱这个职业,尊敬这个职业,所以我也敬重每一个尊重表演艺术的人,尊重每一个表演合作者。”

  由于《猎狐》的剧情涉及国内和国外两个部分,所以摄制组的拍摄也辗转了欧洲、非洲多地。在海外拍摄期间,刘奕君于戏余要么背着相机行走在异国他乡的街头,用镜头去捕捉当地真实的生活与人情;要么去博物馆参观,穿越时光融入当地的历史和人文。“有一次我独自背着双肩包,买了长途大巴车票去CK小镇住了一晚,还坐了他们的火车去参观当地非常著名的人骨教堂,拍了很多照片……”他的镜头里浸透着自然的蓬勃生机和人间的朝暮烟火,和他塑造的角色一样立体生动又满载着“人情味”。

  谈及疫情期间的宅家生活,刘奕君说,原本是想好好休息一下的,没想到解锁了做饭的技能。“以前一年总有十个月甚至更长的时间在外面拍戏,这次反而让我有了一个很长的时间段可以待在女儿身边,陪伴她成长。她也很喜欢吃我做的饭,像油泼面、意大利面、羊肉抓饭这些,我也很乐意做给她吃,和家人一起享受团聚的时光。”

  这段时间可以让心灵很好的安静下来,读书、画画、思考并体悟人生。“面对疫情,你能更直观地感觉到生命的脆弱与坚强,会更加珍惜身边的人和日常的生活。这些感触,将来的某一天也许都会内化到我的创作和表演中。”

  刘奕君坦言,演员要对自己身边的事物保持敏感,要在现实中体验或找到一种可能性。你的经历,你的感悟,都在帮助你。给你形象,给你意境,让你在将来某一刻用到表演中,用到你的角色身上。这个过程不是立竿见影的,需要浸润和沉淀。就像身体汲取营养,不是说吃顿饭马上就能变强壮,而是进入身体经过消化转化成养分,渗透到每一个细胞里。这样不断地积累,有一天你能够产生出自己新的想法来,而不是把别人的东西直接搬过来用,这就是创作。无论是对于表演还是人物呈现,要内化成自己的东西,要诚实和直接的去面对它们,这是至关重要的。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